主页 > 玄幻小说 > 邪云战记(30)全文阅读

邪云战记(30)

时间:2019-12-25 | 作者:紫屋魔恋

标签:

字体: [超大      ]

 ??在灯光通明的营帐中,一个五十来岁的大汉正皱眉苦思,帐外打更声远远传来,约莫交了三更。

  一个道装的人影步了进来,轻足缓步地走近桌前。

  “师父,于仪来请安了。”

  “坐下吧!”大汉拍了拍腿,让这娇美的女道姑坐上去。

  于仪双手攀着那人的颈子,脸儿埋进了他胸口。

  “师父好久没动于仪了,于仪想师父想得紧。”

  “现在不是上床的时候,”大汉轻拍着于仪的背∶“总坛有命令下来,军师要我们放弃当前战局,赶回总坛去。”

  “那是怎麽回事?”于仪抬起头来,嫣红的神色醒了一醒∶“难道凌宫主没成功?”

  “军师没有说,只说总坛遇敌。”大汉笑笑∶“风仪人机警,武功也高,师玉仙又重伤未愈,就算暗算玉无瑕不成,以他带回的实力,身边没有兵将的玉无瑕和玉雪妍也没有胜算。倒是有件事儿让我担心。”

  “于仪知道,”女道姑轻轻一笑,无比妩媚风姿,令心中有事的赵化崇也看呆了∶“凌宫主一向生X_ing神秘,又为了保密而没有将此事告知部属。如果暗算不成,变成了和玉家人对峙的局面,他的部下有可能会不知所措,或许还会有人投向他们那一边。”

  “于仪果然冰雪聪明,”赵化崇抱紧了她∶“不过,在西园和师玉仙同时失踪的西门旋云也不可不防。此人武功俊极,在太行顶上竟能够和玉无瑕处於平手之局,再加上他智慧过人,连司马军师都在他手上吃了大亏。虽说受了重伤,师玉仙为了治伤,把他安排在长安附近,远水救不了近火,这一次应该不用考虑这人,但我总有些心神不宁。”

  “师父放心,”于仪在赵化崇的怀里扭了扭身,轻擦着他下体,让热力传了进去∶“他应该不会在总坛的。如果他也来了,师玉仙怎麽会宁可受杖,而不说出来?为了救教主爱子而逾期,如果说他前来求情,至少玉无瑕也会看在他的份上网开一面。

  师玉仙美艳动人,再加上救命之恩,以西门旋云之智,怎会让她受罚?以于仪的看法,大概凌宫主暗算不成,没有一举击灭玉家两个女人,让她们带领变心的教众,和凌宫主对峙;或者是师玉仙带的头。三十下的风云木奉虽说不算轻,再加上雪地自生自灭十日,没有教中人的救助,但她至少还活着,可能成为玉家人的最後屏障,她少说也是玉无瑕的大弟子,教中的地位声望还在玉雪妍之上。”

  “以你看,总坛的情况怎麽样?”

  “应该是对峙的情况居多,”于仪很有把握道∶“而且玉无瑕一定中了计,否则以玉无瑕的武功人望,根本不用放弃这里将近完全胜利的战局,还需要调兵回救。凌风仪的秘密政策也算有效,至少玉无瑕和司马康节一定想不到有我们合谋。”

  “跟我想的一样,”赵化崇俯下头,亲亲怀中女子的脸∶“于仪认为我该怎麽办呢?”

  “那就看师父了,是要依原定计划,在总坛附近突击军师呢?还是要和东方诸派取得联络,引他们去总坛对付玉无瑕和她的弟子们,我们再从中得利。”

  “这八成不行,”赵化崇冷笑∶“中原……东方的那些家伙们,自以为维护公道,什麽卑鄙的事都干得出,跟他们合作不知什麽时候会被C_h_a一刀在背上。就照原计划好了,反正他们被困了这麽久,残兵败将大概也不敢跟上来。于仪既然想师父想得这麽着紧,就让为师动动你这小S_ao道姑吧!自从出兵以来,于仪可还没被我好好喂过,小Y_ ín 妇怎麽受得了呢,是不是?”

  “谢谢师父。”在赵化崇的动作下,于仪的道袍滑下了地,里面一件内衣也没穿,白皙的皮肤上浮着嫣红。

  赵化崇将她的身子抱上桌案,分开了她的腿,股间早是一片S_hi滑润腻。

  于仪躺着,赤裸的她在案上承受着赵化崇强力的入侵,火热的Y_ang具灼烧着她的下身,那种又痛又辣、再加上无可避免的快感,令于仪不能自拔,挺着腰承接赵化崇一下一下,似乎是永不止歇的冲击,双腿箍在他的腰上,任他的双手紧抓着丰挺圆润的双R_u。

  穿着道袍还真看不出来,于仪的三围之匀称、皮肤之嫩滑,果是一个惹火尤物,尤其是她脸上这欲仙欲死的神情,看来似是承受不了满载的赵化崇Y_ang具那强悍的火力,更是令赵化崇心下爽不可支,忍不住加重了下身抽C_h_a的力度,好让于仪更加不能自抑,热情地迎合着,任Y_ ín 水泄在桌上、滴在地上。

  赵化崇笑着,看着于仪逐渐受不住他的威力,婉转求饶的样儿。

  如果不是用上了凌风仪提供的Ch_un药,自己哪能采得下这诱人的小花,还让她百依百顺,成为自己的禁脔?

  ……当年,赵化崇来归魔教,献计使魔教伏击佛宗成功,杀敌近千,一时中原为之震动。

  但魔教本身也损失不少,原来资历最老的一位宫主,被佛宗号称武学第一的灵山大师逼杀重伤而亡。

  当然,灵山大师也没能活着回佛宗。

  玉无瑕论功行赏,将献计突击佛宗的他升上了一宫之主,老宫主原来的爱女也交他抚养,赵化崇认之为徒,但那女孩宁可出家,便被赵化崇当道姑般打扮,道号于仪。

  两三年前,于仪长到了十六岁,正是春花娇艳的年纪,好色的赵化崇看的牙痒痒的,恨不得趁着他人不注意时,摘了这朵鲜花,但于仪防范甚严,即使同住一屋檐下,也不给赵化崇任何机会。

  赵化崇一怒之下,向因天山玉女剑之役,而对玉无瑕离心的凌风仪讨了“露滴牡丹开”

  原本他也没什麽信心,于仪虽功力不深,但她的内功却是玉无瑕亲授的玄牝功,连玉雪妍和师玉仙都从未获传。

  这功夫精纯至极,一般媚药触之则散,毫无效用。

  这一天,赵化崇将药下在饭菜之中,偷服解药之後,才和于仪同桌进食,于仪自恃有玄牝功法,一向对饭菜都不查验,饭後才感到腹中火起、满面酡红。

  “怎麽了,于仪?你脸好红,不会是着凉了吧?”

  “没有的,师父。”于仪压着肚子∶“只是太热了而已,于仪洗个澡就没事了。”

  • 共4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32
  • 33
  • 34
  • 35
  • 36
  • 37
  • 38
  • 39
  • 40
  • 41
  • 42
  • 下一页

  • 紫屋魔恋的作品全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