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纯爱小说 > 离婚前后(上)全文阅读

离婚前后(上)

时间:2019-07-11 | 作者:丧心病狂的瓜皮

标签: 破镜重圆 情投意合 甜宠 虐恋 都市爱情 HE

字体: [超大      ]

简介

权贵强娶明星之后开始翻车

权贵对明星一见钟情,强娶之后,因为金丝雀太过骄纵而离婚。

苏言X夏庭晚  深沉内敛攻  骄纵金丝雀受 HE

攻和受都不是完人。

攻离婚后和别人发生过关系 (介意的请避开

 

第一章 

  “夏先生,这都是婚前协议就拟好的事项,苏先生让我拿来给您看看,没问题的话,就可以签字了。”

  陆秘书手腕上戴着的石英表上指向下午三点钟,三点半还另外有一个会议要主持,他时间紧张,可是却没露出半点催促的神情,善解人意是他的长处。

  夏庭晚摆弄了一会儿手中的钢笔,随即把钢笔扔在一边,他像只不知所措的猫,过了一会又把目光投向了落地窗外的玫瑰花圃,低头咬了一下指甲,却始终没有去翻开面前厚厚的一叠文件。

  他侧着头,只露出左脸。

  午后的阳光照在细白的皮肤上,将他脸上细细的绒毛都镀上浅金。

  哪怕是以男X_ing的角度来看,夏庭晚的美貌也时常会令人屏息。

  苏言五年前追求夏庭晚时写过好些情书,后来有那么一首不知怎的被媒体给挖了出来,还被人们津津乐道了好一阵子,一句“你是枝头多汁甜蜜的桃”上遍了头条

  权贵的长处往往不在写情诗,所以写出土味情话一点也不奇怪。

  大众哄然、揶揄,不过是觉得热闹好玩,但是他们笑苏言,却偏偏没人笑夏庭晚。

  或许在那时的眼光看来,夏庭晚的貌美毋庸置疑,衬得起任何夸赞,也经得起所有硝烟。

  但那已是过去的事了。

  “他不来吗?”

  夏庭晚终于开口了,他将脸转过来看向陆秘书,右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,从前额直直而下,贯穿了那道俊秀的眉毛,直劈到眼角。

  “您是知道的,先生很忙。”

  “那我也不用看了。”夏庭晚低下头,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,C_a_oC_a_o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:“反正是净身出户,早就知道的。”

  说完,他把目光停在左手无名指上那枚剔透的翡翠戒指上,久久都未移开。

  苏言比他大许多岁数,作风也老派。

  五年前,苏言握着他的手为他戴上这枚翡翠戒时说:“你肤白,戴别的总觉得还差了点味道,就这翡翠最衬你。听说,人养翡翠三年,翡翠养人一生。庭庭,这戒指,就戴一辈子吧。”

  他那时不到二十,对一辈子没有概念,只是听了觉得齁人,也没放心里去。

  这婚本来也不是他想结,戴什么自然也无所谓。

  只是没想到,才五年而已,才五年而已。

  “夏先生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陆秘书站起来把文件收进公文包里,“苏先生说这几天他都不回来,您可以慢慢收拾,到时候叫司机送您。还有就是,媒体那边肯定会有很多要问,苏先生的意思是——少说为佳。”

  见夏庭晚并不理他,陆秘书倒也不在意,微微欠了个身,正要转身离开时,才忽然听到夏庭晚开口。

  “你说他很忙,他在忙什么?”

  夏庭晚抬起头,他似乎完全没有听到陆秘书刚才的一番话,又轻轻接了一句:“我有好久都没见他了。”

  陆秘书看着夏庭晚,男孩子浅褐色的眼睛带着一种动物式的天真,雾蒙蒙的。

  陆秘书感到胃揪紧了一瞬间。

  他们已经离婚了。

  这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这是从生理到心理的割裂,从今以后,已经成为陌路。

  夏庭晚只是知道他们离婚了,却还没有真正理解这件事的含义。

  这让陆秘书感到有点心酸。

  ……

  夏庭晚站在花洒下,水流从他身上匆匆滑落,像是种湍急的抚摸。

  他抬起头,透过浴室顶上的巨大天窗看着夜色。

  大都会的光污染日渐严重,苏言曾和他说过,整个H市和周边地区,只有在这座香山上才能看到星星。

  夏庭晚想起苏言说话时的神情,淡淡的。

  他一直有点痛恨那样的苏言,摆出权贵子弟的讨厌姿态,像是一伸手连星空都可以随意拥有。

  或许是因为他总愿意把自己放在被强迫的位置,所以就和星空也同病相怜起来——苏言逼着他结婚,逼着他Z_u_o爱,逼着他……其实他自己也没别的可以列出来了。

  但是只要苏言一跟他有争执,他就立刻举起这把尚方宝剑,逼得苏言一遍遍沉默地败退。

  在这五年的短暂婚姻之中,其实大部分时间,夏庭晚都觉得自己占尽了上风

  可是占尽上风的人却偏偏没有赢。

 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苏言就这么突然地不要他了,像是把一只流浪猫给丢出了家门。

  夏庭晚关掉花洒,光着身子走了出来,站在镜子面前凝视着自己的脸。

  镜子里的人肤色苍白,神情憔悴到令他自己都感到陌生的程度,他伸出手缓缓抚摸着右脸上那道伤疤,那粗糙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。

  半年前,他开着超跑酒驾超速,在308大道和毕马路的交界口狠狠撞在保险杠上,当场昏迷。

  除了左小臂骨折之外,和身上多处挫伤之外,破碎的挡风玻璃给他的右脸留下了一道6.5厘米长的疤痕,医生告诉他这块玻璃距离戳瞎他的眼睛就只差不到一厘米的距离,他只留下这道疤,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  而第二天,联合日报娱乐版的头条赫然是“影帝夏庭晚酒驾酿车祸,面留6.5厘米伤疤已毁容”。

  对娱乐圈来说,他不仅是个毁容的明星,酒驾更让他的声誉摇摇欲坠。

  但是对于事业,其实他早就不太放在心上,他正在经历一段十分脆弱的日子。

  这件事给他的Y_in影比想象中要大得多,哪怕到了现在,他依旧十分抗拒坐车,看到玻璃的反光会发抖,听到刹车的声音也会脚软,车速一块就会流满后背的冷汗。可是比起这些,更让他打心底害怕的是——

  他感到苏言不再爱他了。

  车祸发生的五个月后,他们才第一次Z_u_o爱。

  • 共86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32
  • 33
  • 34
  • 35
  • 36
  • 37
  • 38
  • 39
  • 40
  • 41
  • 42
  • 43
  • 44
  • 45
  • 46
  • 47
  • 48
  • 49
  • 50
  • 51
  • 52
  • 53
  • 54
  • 55
  • 56
  • 57
  • 58
  • 59
  • 60
  • 61
  • 62
  • 63
  • 64
  • 65
  • 66
  • 67
  • 68
  • 69
  • 70
  • 71
  • 72
  • 73
  • 74
  • 75
  • 76
  • 77
  • 78
  • 79
  • 80
  • 81
  • 82
  • 83
  • 84
  • 85
  • 86
  • 下一页

  • 丧心病狂的瓜皮的作品全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