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纯爱小说 > 魔王与娇花(上)全文阅读

魔王与娇花(上)

时间:2019-07-12 | 作者:宁容暄

标签: 情有独钟 强强 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

字体: [超大      ]

   文案:

  地球上人人想穿越,真穿越的哭着喊着要回家。

  姜桓,一个被穿越者老乡们共同嫌弃的男人,身上被贴满“大魔王”“大杀器”“fff团团长”“恐怖如斯”“万年单身狗”等标签。

  一朝玩深沉,万年背锅侠。

  直到遇上一朵“娇花”,娇花三步一咳嗽,五步一吐血,然而美貌动人样样精通,迷得姜桓昏君附体,从此被老乡们玩成了异界版真香表情包。

  华夏学宫校长:“讲个笑话,某人总说色字头上一把刀,结果对象找了诸天万界第一美人。”

  匿名人士:“现场直播,某人刚说今天不想动手,结果转头扫荡一片,原因:‘谁敢欺负我的人’?”

  众人:“不敢不敢,溜了溜了!”

  一句话简介:所有人都以为娇花其实是大魔王的攻vs所有人都以为大魔王其实是背锅侠的受!

  避雷指南:

  1.苏苏苏

  2.主角背锅侠其实三观正常。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姜桓,风越辞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  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第1章 起源

  “午间报道,2081年9月27日上午,新城大学再次发生离奇失踪案,据悉,这已经是全国第1035件失踪案,失踪者X_ing别为男,22岁……”

  一板一眼的播音女声渐渐远去,飞速掠过的城市全貌铺展开来,街道、学校、行人……汇成蔚蓝色的海洋。

  地球,他又梦到那个地方了。

  时间太长了,姜桓已经快记不清那是不是他真正的故乡,亦或是一个梦。

  他不再是个普通大学生,而变成了幽魂一般的轮回者,像每一个被失踪的人一样,在无尽的世界里穿梭漂泊,无法脱离。

  说来好笑,他遇上过不少“同乡”,有一起做任务的,也有心怀不轨被他砍死的,大多数人都在一个又一个的世界中麻木了,傀儡似得完成任务,宛如行尸走R_ou_。

  唯独姜桓适应良好,正常得有些不正常。

  他起来倒了杯水,桌上的令符果然不见了。

  令符是随机掉落物品,并非每个世界都有,纯粹碰运气,轮回者都知道,集齐七块令符就可以进入起源之地,从那里回到故乡——地球,华夏。

  消息是引他们进入轮回世界的神秘声音说的,其他人以“系统”代称那道声音,对其信若神明,也因这消息变得越来越疯狂。

  姜桓不以为然,他不太相信这玩意儿。

  但不知不觉中,他已经集齐六块令符,还差一块。

  事情还要从他进入这个世界遇到两个同乡说起,两个人一男一女,是对情侣,女方有一身出神入化的“神偷”绝技,却被男方花言巧语骗得团团转,男方就巧了,是他某个世界没解决干净的渣滓,哄得女方一起算计他,设计偷他身上的令符。

  恰逢他想试试“系统”,故意把令符放在了桌上,不过百般试探,“系统”仍毫无反应。

  一夜过去,也不知两个人跑多远了。

  姜桓伸了个懒腰,决定松松筋骨。

  昨夜刚下完雨,路上有点S_hi滑。林雅鸢挽着发髻,穿着单薄襦裙,跑在路上觉得冷,好在她看到了前方等着的人影。

  “徐松!”

  两道杨柳低垂,随风伸入凉亭,亭中站着个身着锦袍的年轻公子,生得风度翩翩,尤为俊俏。他听到动静,立刻转身迎上来,略显激动的问:“拿到了吗?”

  林雅鸢闻言,眉头顿时一皱,脚步也慢了下来。

  徐松意识到说错话了,忙好言好语哄道:“雅鸢,你没受伤吗?姜桓那个怪物暴虐成X_ing,如果不是没有办法,我也不会让你去。难道你想我们一辈子都待在这个鬼地方吗?我想带你一起回家,令符是我们唯一的希望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林雅鸢被哄得缓了脸色,看他一眼,拿出三块令符递给他,说道:“加上你身上的四块就齐了。”

  徐松紧紧盯着令符,迫不及待地拿出另外四块令符,与她握在一起,脸上露出激动到极点的笑容:“这么多年人不人鬼不鬼,终于,终于可以回家了!”

  他原是个备受宠爱的富二代,最初来到这里,对一切感到新奇,以为这是一场游戏,还很乐在其中,直到经历真实的杀戮,他才清醒——如果把这一切当成是游戏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  他开始想念父亲母亲,想念故乡地球,用尽所有办法想要回去。

  “令符集齐,请指定离开人姓名。”

  “徐松,林雅鸢!”

  “请指定离开人姓名。”

  两个人面面相觑,突然同时脸色煞白。

  “难道只能一个人走?”徐松喃喃自语,不敢置信。

  林雅鸢挣开他的手,“系统”重复的声音消失,她叹了口气,还算镇定,安慰道:“看来是这样,每七块传送一个人。徐哥,我们继续找令符吧,轮回世界不老不死,总有一天我们能一起回去的,你不要太难过了。”

  徐松愣在原地,半响低低笑出声来,笑声隐隐带着泣音。

  他伸手抱住女友:“是啊,雅鸢,我那么喜欢你,不会丢下你的……”

  林雅鸢嘴角扬起,露出甜甜的笑容,只是笑容还未展露,背心处就传来钻心的疼痛。她骤然推开徐松,死死盯着他手上的银针。

  “我会带你的骨灰一起回去!”徐松说完未尽的话,神色状若疯魔,按着她的肩膀,整个人都在发抖,“雅鸢,你说过你是个孤儿,无父无母,无牵无挂,可是我有!我有爸妈有朋友,还有一切原本属于我的东西!我不能呆在这个没有未来的地方,我一定要回去,求求你了,再帮我一次吧!”

  “你!这毒针是我送给你保命的,你却用它来害我?”

  徐松被她盯得哆嗦了下,抬手就去抢她手上的令符:“对不起,雅鸢。”

  • 共91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32
  • 33
  • 34
  • 35
  • 36
  • 37
  • 38
  • 39
  • 40
  • 41
  • 42
  • 43
  • 44
  • 45
  • 46
  • 47
  • 48
  • 49
  • 50
  • 51
  • 52
  • 53
  • 54
  • 55
  • 56
  • 57
  • 58
  • 59
  • 60
  • 61
  • 62
  • 63
  • 64
  • 65
  • 66
  • 67
  • 68
  • 69
  • 70
  • 71
  • 72
  • 73
  • 74
  • 75
  • 76
  • 77
  • 78
  • 79
  • 80
  • 81
  • 82
  • 83
  • 84
  • 85
  • 86
  • 87
  • 88
  • 89
  • 90
  • 91
  • 下一页

  • 宁容暄的作品全集